首个以中国鸟类学家命名的鸟类新种:四川短翅莺

发表于:2015-05-06
访问:3,166

灌木莺,蝗莺还是短翅莺?

展开下面的介绍前,先对一些基本概念作一简要介绍。被誉为“生物分类学之父”的瑞典植物学家林奈于18世纪中叶确立了双名法(Binomial Nomenclature),并沿用至今。由属名和种本名共同构成一种生物的物种名称基础,由此得到的物种名称就被称作学名(scientific name)。由于学名都要以拉丁文或者拉丁化的其他语言表示,因此也被不太正式地称作拉丁学名或拉丁名(Latin name)。学名是地球上每个已知物种唯一确定且在世界范围内通用的标准名称,为不同国家使用不同语言的学者之间交流提供了必要条件。除了学名之外,一个物种的其他任何名称都叫作俗名(vernacular name),而在同一种语言的俗名当中,又可分为普通名(common name)和别名。比如,就鸟类中大家可能较为熟悉的大杜鹃(Cuculus canorus)而言,Cuculus表明该种属于杜鹃属,canorus(源自拉丁文,意为有旋律的,悦耳的,指其富有韵律感的鸣声)则是它的种本名,合起来的Cuculus canorus就构成了它的学名。而大杜鹃则是该种的中文普通名(简称中文名),民间以模拟其鸣声而得到的“布谷鸟”等等,则是大杜鹃的别名。

Cuculus canorus、大杜鹃、布谷鸟等等都是这种鸟的名字,只是各自地位不同。图片:panoramio.com/Fishw

如前所述,四川短翅莺的发现引起了国际主流媒体的高度关注,相应的报道纷纷涌现。稍显遗憾的是,中文媒体对此的报道却并不多,而且均以“四川灌木莺”这个不知所云的名称来指代该新种。那这个称谓又是怎么回事呢?原来,皮尔博士认为他和厄本最早是在峨眉山观察到的这个新种,而且四川又是目前该种已知的最主要分布区,再加上他个人非常喜欢四川,因此就建议将四川短翅莺的英文普通名叫作“Sichuan Bush Warbler”(对,命名新种的作者就是可以这么任性的),“四川灌木莺”应该就是根据英文名直接翻译过来得到的——而直译英文普通名往往是非常不靠谱的做法。事实上,英文中的“bush warblers”能够对应到树莺科(Cettiidae)或蝗莺科(Locustellidae)的成员,虽然在中文里的确没有一个单独对应的分类,但生硬地译作“灌木莺”,实在不伦不类。

对鸟类分类有些了解的细心朋友或许还会发现,四川短翅莺(L. chengi)的属名已经变为蝗莺属Locustella,那它的中文名似乎应叫作四川蝗莺才更为贴切?

在传统分类当中,短翅莺属Bradypterus(属名源自希腊文,bradus意为缓慢的,迟缓的,petros则指翼,翅膀)包括了分布在亚洲东部、南部和非洲的20余种小型鸟类,该属成员都有着一对短圆的翅膀,故而得名。短翅莺多生活在山区森林林缘或林下灌丛中,往往是当地的留鸟而不作长距离迁徙。蝗莺属则是指繁殖于欧亚大陆北部低地茂密的芦苇或草地中的9种小型鸟类,除斑背大尾莺(L. pryeri)外都会南迁越冬。而且与体羽多为纯色的短翅莺不同,蝗莺体羽大多具有明显的纵纹。当然,除了上述差异而外,这两个属的成员有着一个共同点,即行为隐秘不易观察,在野外单纯依靠形态特征难于区分。

矛斑蝗莺(L. lanceolata)具有典型的蝗莺特色:体羽具有明显的纵纹。图片:cherrug.se

随着分子遗传学的不断发展进步,为解决形态上十分相近鸟类的分类地位和近似种间系统发育关系等棘手问题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手段。相关研究表明分布在亚洲的原短翅莺属成员跟蝗莺属的亲缘关系更为接近,因此建议将它们全部并入蝗莺属,而使得短翅莺属成为了一个分布仅限于非洲的类群(将来或许可将其中文名叫作非洲短翅莺属)(Alström et al 2011,2013)。那么,新种四川短翅莺及其姊妹种高山短翅莺是否应随分类变化而将中文名改称为四川蝗莺和高山蝗莺呢?考虑到亚洲短翅莺在形态、分布、习性、生活环境等一系列特征上与传统意义上的蝗莺差别较大,将其全部笼统称作蝗莺似乎也不妥。或许将来新建立一个亚洲短翅莺属或者在蝗莺属内另设一个亚洲短翅莺亚属,会是解决上述“名分”问题的办法。总之,目前看来,将新种L. chengi循旧例称作四川短翅莺是恰当而合理的。

Pages: 1 2 3

还没有任何评论,你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