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白鹳:迁徙路上的血案

发表于:2012-11-19
访问:3,392

作者:quepinjia 

一种全球濒危的美丽大鸟,一片生态意义重大的鸟类保护区,在一个充满无厘头的节日里,上演了一场残酷而阴险的谋杀!11月11日天津北大港的东方白鹳中毒案,无疑是近些年来候鸟迁徙路上捕杀案中最恶劣的一起。通过果壳网的解读,来了解一次这样血案,对这样一个物种来说,会是怎样一场浩劫!

2012年11月11日中午,天津北大港当地的观鸟爱好者阳光水手在事发地点万亩大鱼塘的湖中发现了1只不明原因死亡的东方白鹳,他随即与正在附近开展清网行动的护鸟志愿者取得联系,志愿者们迅速赶到后发现死亡的东方白鹳至少有3只,另有40只以上的个体存在无力、蹲卧等疑似中毒的现象,于是他们立即在向当地110报警,并告知当地林业部门,同时着手救援。由于缺乏船只,志愿者和当地民警只得穿着橡胶下水裤顶着大风从岸边一步一步地走向中毒的东方白鹳们,用双手将他们一个一个抱回岸边。当日风力达到6级,加上身着笨重的下水裤,救助人员在鱼塘中行走举步维艰。但是即便在这样困难的条件下,志愿者们依然赶在天黑前努力救上了13只中毒的东方白鹳

正在现场救助东方白鹳的志愿者。(图片来源:让候鸟飞)

截止发稿时,此次投毒事件中已经确定中毒的个体为26只(编者注:源于较旧的数据,保守估计应该有50只受影响),死亡个体21只。换言之即高达约1.33%的全球种群受到了影响,如果不太好理解这个残酷局面意味着什么,不妨做个不科学也不合适的类比:假设类似事件发生在人类中(以70亿人口计),则意味着有约9300万人中毒, 4700万人死亡,相当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交战双方伤亡总人数的3倍。天津静海野生动物救助中心的工作人员和闻讯赶来参与救助的志愿者们对中毒个体注射了解毒针,救助上来的13只东方白鹳已经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还有相当数量中毒症状发作较晚的东方白鹳正挣扎在死亡线上。

东方的送子鹳

说到东方白鹳(Ciconia boyciana),不得不提一个美丽的传说——过去,欧洲人都相信婴儿的灵魂是居住在沼泽、池塘、泉水这样丰润之地的。每到春天,一种白色的大鸟便会来到人们居住的房舍屋顶或烟囱上搭建一个巨大的鸟巢,并频繁往来于湖沼和屋舍之间。久而久之,这些白色大鸟将婴儿的灵魂带到了人类家中的传说便不胫而走了。这种在欧洲象征着幸运吉祥的大鸟名叫白鹳(C. ciconia),是东方白鹳的姐妹种。

送子鹳——白鹳。(图片来源:blog.jannelsonlandscapedesign.com)

东方白鹳和白鹳都属于偏好在浅水湿地中生活的大型涉禽,有着高大的身材、细长的双腿和又粗又长的大嘴,体长多在1m以上,除了初级飞羽(即翅尖和翅后缘)为黑色外,全身羽毛皆为白色。东方白鹳比她的欧洲亲戚个体更大,嘴更粗壮。而区别二者的最显著特征还是喙的颜色——东方白鹳的嘴为黑色,而白鹳为红色。由于形态上的接近,东方白鹳曾一度被认为是白鹳的一个亚种(C. c. boyciana),随着研究的深入,基于二者间在形态、生态和行为等多方面的差异,20世纪90年代以来,东方白鹳应当被视为独立种的观点被广为接受[1]。

东方白鹳。(图片来源:birdnet.cn)

极度濒危的美丽物种

近年来由于乱捕滥猎、栖息地丧失、农药和杀虫剂的大量使用等多方面的原因,东方白鹳的种群数量急剧减小,分布范围也日渐缩小。1959年以后东方白鹳在日本便没有成功繁殖的记录,到1970年仅剩下1只;随着1971年最后一对东方白鹳中的雄鸟被猎杀,朝鲜的繁殖种群也绝灭了[1];由于森林采伐、湿地开垦等原因,俄罗斯和中国境内的繁殖地也正处于迅速萎缩的过程中。而随着各项大型水利工程的实施,东方白鹳越冬地的情形同样不容乐观。根据湿地国际公布的全球水鸟种群估计,世界范围内东方白鹳的野生种群数量大约为3000只,而其中成年个体的数量仅为1000-2499只[2]。

北戴河统计得到的东方白鹳数量。

正因为其数量稀少且面临的威胁日趋严峻,东方白鹳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 and Natural Resources,IUCN)的红色名录中被评估为濒危级(Endangered)[3]。为了防止非法贸易带来的伤害,也被《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 of Wild Fauna and Flora,CITES)列入附录一之中,对其进行严格管理。在我国,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东方白鹳被列为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严禁非法猎捕、杀害。

东方白鹳的珍稀程度丝毫不亚于大熊猫、丹顶鹤等旗舰物种,野外种群的数量甚至不到雪豹的一半。

迁徙路上的血案

迁徙是动物种群朝某特定方向,在越冬地和繁殖地之间,有规律地、季节性地、大规模地转移[4]。据估计,世界上现存鸟类中有19%的种类存在迁徙的行为[5],东方白鹳也是其中的一种。

东方白鹳仅分布在东北亚地区,每年3、4月份便从长江中下游的越冬地飞往我国的东北部和西伯利亚东南部繁育后代;9月末至10月初开始陆续离开繁殖地向南迁徙,到11月中下旬才全部迁走,途经松嫩平原、辽河流域和渤海湾地区。天津北大港水库湿地则是东方白鹳迁徙路线上最重要的中停地之一,它们会在这里作短暂停歇、休整、补充能量,以完成艰险的长途迁飞之旅。研究人员曾于1999和2009年分别两次记录到了800只和500只的大群东方白鹳[6][7]。就在此次中毒事件发生前的2012年11月9日,观鸟爱好者还在此记录到了总计约500只的群体。

北大港的东方白鹳。(图片来源:birdnet.cn)

候鸟通常有较为固定的迁徙路线,天津北大港水库正是东亚-澳大利亚迁徙路线上非常重要的一站[8]。除了全世界1/6以上的东方白鹳,还有超过200种,50000只其他野生鸟类在这里繁殖、越冬或停歇。其中白鹤(Grus leucogeranus)、白枕鹤(G. vipio)、大天鹅(Cygnus cygnus)、小天鹅(C. columbianus)等濒危物种的种群数量均达到《拉姆萨尔湿地公约》中的1%标准(即如果一块湿地定期栖息有一个水禽物种或亚种中某一种群1%的个体,则应当被认为具有国际重要意义),因此天津北大港湿地也被国际鸟盟评估为国际重点鸟区(Important Bird Areas/IBA)[9]。

而这次发生大规模投毒案件的案发地,正是在这样一块国际重点鸟区之上。联系到之前鸟类迁徙通道上的各种大规模偷猎行为,让人不甚唏嘘。鸟类的迁徙行为是千万年来自然选择作用的结果,他们春来秋往,年复一年、一代接一代沿着这些固定的路线迁徙,在固定的地方停歇,见证沧海桑田的变迁,见证人类的发展壮大。如今人类对自然资源的过度开发利用已经将候鸟们的生存空间挤压到已经不能再小的地步了,却还有人为了口腹之欲,不顾法律法规,毒害生灵。为了不让“孟春之月鸿雁北,孟秋之月鸿雁来”这样语句只停留在我们子孙的想象中,让候鸟飞。

今年3月底在新疆阿克苏拍摄到的通过下毒偷猎的案例,成千上万候鸟被捕捉。(图片来源:Goose Bulletin)

此次的投毒案件发生后,多个政府部门和民间环保和救援组织迅速赶到现场,迅速展开救援,且通力合作。令人在愤慨投毒人之恶劣的同时,略感安慰。

最后要特别感谢马井生先生,@7號蛀書蟲 等所有参与到东方白鹳救助中的志愿者们,感谢天津市野保站、天津市森林公安局、大港农委、静海野生动物救助中心的工作人员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参与救援行动,在他们的不懈努力下,目前至少拯救了十三条宝贵的生命,并使更多的鸟类免于被毒害的噩运。自然保护需要每一个人的参与,感谢所有关心东方白鹳,关心鸟类命运的朋友们。@Robbi@小茄MJ 在本文完成过程中提出了诸多宝贵意见,在此一并表示感谢。

参考资料

[1] (1, 2) 赵正阶 (2001) 中国鸟类志. 吉林科学技术出版社
[2] Liu XZ (1999) Preliminary Analysis on Wintering Waterfowl Survey in Poyang Lake. Wetlands International China Programme Publication Newsletter For Wetlands 4
[3] BirdLife International 2012. Ciconia boyciana. In: IUCN 2012. IUCN Red List of Threatened Species. Version 2012.2. . Downloaded on 12 November 2012
[4] Allaby M (1994) Concise dictionary of ecolog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5] Kirby JS et al (2008) Key conservation issues for migratory land- and waterbird species on the world’s major flyways. Bird Conserv. Int. 18: S74–S90
[6] 张淑萍 等 (2001) 天津北大港水库发现大群东方白鹳. 动物学杂志 2001(1)
[7] 雷维蟠 (2010) 渤海湾典型湿地的水鸟迁徙与生境利用研究. 北京师范大学 生态学硕士论文
[8] Wetland International,2001
[9] 中国大陆重要自然栖息地——重点鸟区

还没有任何评论,你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