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黄脚渔鸮

发表于:2010-12-02
访问:1,832

来源:wwfchina

 

相见不相识

汽车经过江油市后便进入了岷山山区,道路也开始变得曲折迂回起来。

当天下午,我们到达了位于岷山深处的藏族村寨,这里四面环山,植被丰富。接待我们的杨军是一名土生土长的白马人。因为这里的高山泉水一年四季源源不断,10年前,他把家迁到这片山边的沼泽地上。他在屋后修建了十几个鱼池,引入泉水养殖虹鳟鱼,是当地小有名气的致富带头人。

被养鱼池淹死的黄脚渔鸮 (C) ZHANG Ming / WWF-China

我随着主人去参观他家的小型养殖场。突然,鱼池旁边的柱头上一堆有些异样的“鸡毛”吸引住了我,褐色的飞羽在风中微微颤动。居然是一只野生的黄脚渔鸮!——原来池子里的鱼总是要借着水势跳出鱼池,前天晚上主人把池水放掉了一半,于是这只来此捕食的渔鸮就再也没有扑上来。

杨军养虹鳟鱼的第一年,每天早上起来都看到鱼池边一片狼藉,养了大半年的鱼苗被一种不知名的动物在夜间捕食。难道消失多年的鱼冒子(水獭)又回来了?到了冬季,池边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积雪,鱼苗还在被继续偷吃,但雪地上留下的居然是“鸡”的脚印。“我在山里长这么大,还没有听说过有吃鱼的野鸡。”他守夜等候,终于抓住了一只像猫头鹰的野鸡。

我把随身携带的中国鸟类野外手册拿出来给他比对:黄脚渔鸮在分类上属于鸮形目–鸱鸮科–渔鸮属,体型60厘米左右,体羽棕色,有一对羽簇,有时还会发出像猫一样的喵叫。乍一看有点像雕鸮,但与雕鸮的区别在眼黄,而脚无被羽。黄脚鱼鸮是国家二级保护动动物,主要分布在我国中部及南部大部地区,喜栖于海拔1500米以下的山区茂密森林的溪流浅水区,夜间觅食,主要捕食鱼类,但也捕食虾蟹蛙类,属罕见留鸟,全球性近危物种。

看到书上的黄脚鱼鸮,杨军感叹:当年为了防止虹鳟鱼再被捕食,他先后捕杀了三只黄脚渔鸮,要是早点知道它们如此罕见,他一定不会去伤害它们。

寻找黄脚鱼鸮

夜幕降临,我脑海里老是浮现出死去的黄脚渔鸮的那双大眼睛。在一条小河边,一双亮眼睛吸引了我。闪光灯过后,相机显示屏上是一只雪白的家猫蹲在路边,毫无惧意地望着我。在它的身后不远处,还有一对模糊的眼睛。我用电筒搜索,原来竟是一对沿河觅食的果子狸。居然可以在离人类活动这么近的地方见到野生果子狸!我用相机记录遇到的亮眼睛们:一头吃垃圾的黄牛,一群嬉戏的狗……突然发现屋顶上有一双亮眼睛:难道是黄脚渔鸮?居然是一只豹猫,正端坐在瓦上若有所思。——这里的野生动物和人类生活得如此亲密无间。

豹猫 (C) ZHANG Ming / WWF-China

我用电筒远远地扫视鱼池周围,差点叫出声来:一根靠近鱼池的木桩上站着一个褐色的家伙——正是黄脚渔鸮!它呆呆地伫立着,眼睛直直地瞪着前方。或许今晚它并不是为了虹鳟鱼而来。昨天死去的同伴也许更令它眷恋。每年的这个时候,正是黄脚渔鸮繁殖的季节,它们成双成对地在高高的岩壁或者大树上筑巢抚育后代。对这只眼前的黄脚渔鸮来说,今年的冬季必将是很多个寒冷孤独的夜晚。

  

它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腾空而起,悄无声息地扇动宽大的翅膀在黑暗中飞行,飞到附近一个更高的木桩上好奇地盯着我。过了一会儿,见我没有离开的意思,它又飞到河边的一棵大树上。我想在主人睡觉之前让他赶紧把鱼池放满水,别让悲剧再次上演。

夜幕中的黄脚渔鸮 (C) ZHANG Ming / WWF-China

别让我们都孤独

杨军对我说,十年前,在他扑杀了黄脚渔鸮以后就感到了后悔——山林里的每一种动物都是自然界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于是9年来,他一直默许黄脚渔鸮来他家的鱼池偷鱼。在没有筹到资金给鱼池修建围网前,他会把每个池子都放满水,尽量避免误伤扑食的黄脚渔鸮

很多年以前,那片没有养鱼池的沼泽地水美鱼肥,是黄脚渔鸮重要的觅食场所。随着人类活动的扩展,动物们的家园被慢慢侵蚀,野猪下山、黑熊伤人的事件频频发生。也许我们应该建立一定的生态补偿机制,解决自然保护区周边社区居民的经济发展和野生动物保护之间的矛盾,让野生动物可以真正地在自然保护区的庇护下长期生存繁衍。

不然,很有可能最后的场景就是:只剩下人类孤独地生活在这个星球上。

 

张铭 WWF世界自然基金会

 

还没有任何评论,你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