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鸟类研究的先驱者——罗伯特·斯温侯

发表于:2010-09-24
访问:4,700

18世纪,瑞典博物学家林耐在(Linnaeus)所著的《自然系统》第10版(1758年)中,首先用双名制拉丁文的科学方法命名了许多物种。好比我们最常见的麻雀,在各国语言不通,它的名字也不通。即便在我国各地,也有老家贼、家雀、照夜、麻谷等俗名。但是全世界生物学界公认的学名只有一个,即Passer montanus。在科学上规定,每一个物种都是用,两个拉丁文的词命名的,在每个物种的拉丁双名之后,还有一个词是物种定名人的姓氏。也就是说只有对这个物种进行科学描述并为之起名的人才有这个权力把自己的姓放在物种的名字之后。对于分类学家来讲,这当然是一种无上的荣耀,他的名字将随着这个物种被后继的研究者所铭记。传统的分类学在发表新物种的时候,必须以实物作为依据,即参照作为新种和新亚种依据的标本,因此该标本就被称为模式标本。原始描述者在发表新种或新亚种时,采集到模式标本的地方称为模式标本产地。可见,在每一个生物的背后,都存在着发现或命名者和生物的模式产地,鸟类也不例外。

斯温侯其人

中国古代的鸟类记载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11世纪西周时期,大约相当于欧洲的希腊时代。在《诗经》中曾77次提到鸠、鹭、鹤、鹳、鸳鸯等多种野生鸟类,并记述了各种鸟类的羽色、鸣声或食性等。比如我们最熟悉的“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就是形容河边如鸬鹚一样的水鸟。后来,西汉时期的《尔雅》以及明朝的《三才图会》等著作在精辟描述鸟类方面都记述了我国的很多野生鸟类。但是,这些鸟类的命名在林耐的双名法提出之前,未能得到世界的公认。目前全世界目前有上万种鸟类,我国已知鸟类近一千四百种,其中166种鸟类的模式标本产生于中国。遗憾的是,我国产的鸟类模式种大多数是由外国学者命名的。特别是自鸦片战争至20世纪初,正处于自然界物种发现的黄金时期,在外,英国是维多利亚女王时期,也是几个强盛的资本主义国家殖民扩张时期。这些国家的科学家、探险家、传教士等深入到世界各地,在各个领域探寻未知的事物,发现野生动植物的新物种,更是他们乐此不疲的事情。一方面,这些新物种被科学地命名,发表在专业的期刊上,增进了人们对于新物种的认识;另一方面,大量的动植物标本流入资本主义列强的博物馆、收藏家的私人珍藏中,促进了博物学的发展。这时的鸟类学也得到了蓬勃的发展,1858年,英国鸟类家学会(British Ornithologists’ Union)在伦敦成立,使得鸟类学研究从动物学研究中脱颖而出,自成体系。第二年,英国鸟类家学会的会刊《Ibis》创刊,它与1830年创刊的《伦敦动物学刊》均为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学术期刊之一,许多西方人研究中国鸟类的文章既刊登于此。因此这段时间,在世界鸟类学史上被称为“大命名时代”。由于世界各地还有大量物种的分布情况尚不为人所知,众多的业余自然爱好者也得以有机会去命名和描述新物种,并得到权威们的认可。在内,由于清政府的政治腐败和资本主义列强的欺凌,大量外国学者以传教士、驻华领事或考察等身份进入中国进行生物资源的考察和采集,他们发表了大量的鸟类新种。英国博物学家、外交官、中国鸟类研究的先驱者——罗伯特•斯温侯(Robert Swinhoe)(1836-1877)。伯特•斯温侯幸运地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Pages: 1 2 3 4 5

还没有任何评论,你来说两句吧